關於部落格
  • 74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台灣大、震旦通訊結親家

時報周刊   / 報導/吳嵩浩

震旦通訊是不是要賣了?陳永泰說還沒,但也不排除。(鄧惠恩,焦正德攝)
一月四日,國內最大的通訊連鎖店全虹通訊,被遠傳電信收購五五.三%股權,讓遠傳成為最大通路體系行動通信業者。這個做法刺激了台灣大哥大投資通路事業的新動力,市場再傳出震旦集團內的震旦通訊,有可能高價賣給台灣大哥大的傳言。 四月初,震旦通訊從震旦集團跳出來成為獨立新公司,台灣大將部分「固本專案」委託震旦通訊經營。加強雙方合作之餘,更把業務部門移轉到原有的通路台灣電店,並成立新的通路加盟事業處。許多上游手機業者都預測,這些動作應該都是為了雙方「結親家」而鋪路。 台灣大流失了全虹的通路,讓震旦通訊在台灣大哥大的眼中成了塊不可多得的肥肉,頓時身價暴漲。一般預料,震旦通訊可能在震旦行六月十六日的董事會中決定拍賣一事,震旦集團的重心也將正式移轉至大陸。 去年年底,業界傳出全虹通訊將轉賣給遠傳或台灣大時,當時全虹的董事長林村田公開表示:「它(全虹)是我的愛人,我不想也捨不得賣。」之後,市場又傳出台灣大提出每股十七元高價收購全虹,是全虹有意讓遠傳與台灣大雙方墊高收購全虹價碼的說法,林村田再強調:「到目前為止,我絕對沒有要賣全虹。」 一個月不到,遠傳以每股一六.二六元、總價十二餘億元取得全虹過半數股權,正式入主全虹。林村田再以「天下事瞬息萬變,捨與得只在一念之間,想通了就好。」來解釋他之前的回應,以及他「拍賣愛人」的心情。 遠傳入主全虹的事件,除了說明遠傳成為國內最大的行動通訊通路業者,還遷動了整個通訊通路資源的變化,以及3C、IT、家電通路業的換股與接手風潮。其中最受人矚目的就是台灣大與震旦的合作案,這也將連帶影響到整個震旦集團的改變。
電信通路商,影響系統業者門號業務與客戶服務相當深遠。(施岳呈攝)
震旦尚未鬆口
「想想看,遠傳擁有全虹後,台灣大能不緊張嗎?」一位不願具名的上游手機代理商分析。手機系統業者想衝高業績,除了本身服務更多元化外,最重要就是在辦理門號手續的通訊通路業者。而全虹、震旦、聯強以及各系統業者直營店,至少占了一半的通訊通路市場;系統業者想擁有通路資源,併購全虹、震旦的確是最快的做法。 今年三月,震旦行召開董事會,會中決議一○○%轉投資一家新公司,並預定在六月股東會召開前敲定新公司名稱;股東會後,再正式將震旦通訊納入這家公司,而現任震旦通訊總經理黃武雄將擔任新公司總經理。震旦行董事長陳永泰在會後解釋:「成立新公司的原因,是讓震旦通訊未來能成為中性通路,同時與中華、台灣大、遠傳、亞太、威寶五家系統業者合作。」如果這番話是真心話,可是把台灣大急死了。 據了解,目前震旦通訊全省二二六家直營店,預定在年底擴張到二五○到二八○家;再加上第三代行動電話開台,以及號碼可攜服務將在今年十月推動,震旦通訊所擁有的通路,就會是電信公司拉攏合作的主要對象,震旦將可以藉此擴大經營規模及壯大業績。陳永泰說:「如果不是第三代行動電話即將起跑,號碼可攜服務的戰爭就要開打,震旦通訊也不會獨立出來。因為獨立出來後,才能讓震旦通訊成為一個真正的中性平台通路,方便跟別人策略聯盟。」「震旦通訊今年動作比較大,之前三分之一門市掛震旦、泛亞雙招牌,再與台灣大合作代銷門號、幫亞太做補帳單代收,再加上遠傳買全虹,大家就直接聯想台灣大要買震旦。我跟遠傳董事長徐旭東、台灣大董事長蔡明忠都認識,但目前為止絕對還沒談過任何買賣交易。」這席話,似乎表示陳永泰「我沒有一定要賣」的想法,但會不會是林村田「拍賣愛人」故事的翻版?業界對此都會心一笑。 在遠傳投資全虹合組台灣最大連鎖通路體系後,台灣大為補填失去全虹通路的損失,馬上強化和震旦通訊的合作伙伴關係。由代銷台灣大預付卡到給予部分固本專案權利,後續台灣大又把通路經銷部門獨立成通路加盟事業處,業界隨即傳出台灣電店將和震旦行未來負責通路業務的新公司合併。台灣大內部私下透露:「在通路的擴展上,很少看過上面動作那麼積極,看來這次是玩真的。」 外界對台灣大買震旦的傳言甚囂塵上,但台灣大到目前為止仍守口如瓶。台灣大財務長鄭慧明指出,遠傳併購全虹後,台灣大的確強化了和震旦通訊的合作關係,也把部分專案委託給震旦;不過公司內部目前並沒有進行類似投資入股的討論,短時間內也不會有具體決策。現在都純粹只是單純業務移轉,並未涉及投資震旦通訊的事宜。
通路據點已相當完整的中華電信,目前可說是隔山觀虎鬥。(施岳呈攝)
台灣大還有退路
鄭慧明認為,遠傳入主全虹後,全虹將喪失開放通路的優勢,因為全虹只能對遠傳用戶服務,中華或台灣大的消費者就不會再走進全虹,這不但對系統業者沒有幫助,通路業也會造成傷害,這也是當初台灣大不想購買通路的主因。 台灣大和遠傳最大的不同,在於台灣大擁有台灣電店的通路。台灣電店在多年前曾經是通路市場的霸主,遠傳後續才開始發展直營點甚至入股全虹;但台灣大要在通路上和遠傳抗衡,除了考量入股震旦,還有另一條路,就是活用並強化現有的台灣電店資源。台灣大若真與震旦通訊合作或入股,短期內在通路規模上可和遠傳抗衡。但震旦是上市公司,光是震旦通訊從集團切割出來就是一道大工程;再加上目前震旦通訊是集團內占了六成以上的最重要營收來源,陳永泰是不是願意惜售?到底要以每股多少錢入股?能不能達到共識?還是很有爭議。 台灣大如果把這筆投資轉挹注台灣電店,其實也是另一個好選擇。雖然台灣電店近年來變得低沈,但通路門市規模並沒有縮減;再加上台灣電店本來就是台灣大的子公司,公司內部典章制度、人事組織、業務配合度上,已相當熟悉集團運作,並不一定要完全擁抱震旦。 不過,無論震旦與台灣大能否合作成功,去年,震旦通訊營業額五十六億元,總共賣了六十三萬台手機,比前年成長二○%;今年的目標營業額七十億元、一百萬台手機,其實已經可說是震旦集團的金雞母。陳永泰就強調,震旦通訊是集團今年在台灣市場的核心事業,獨立出來後,就可以不受集團束縛,做更多事情。 除了通訊事業在台的發展,陳永泰也相當強調集團在大陸的事業。他說:「大陸是個低度發展、高度成長的市場,集團在大陸將運用現有通路擴張營業規模,預定今年在大陸市場的營收可以達到四十億元,比去年成長三成。」而台灣以通訊為主,並輔以辦公家具,預定集團在台事業體整體營業額會比去年成長一成;兩岸三地的總體營收上看二百億元,比去年成長五%到一○%。 陳永泰在一九九五年就在上海設立電子廠,四年的時間,震旦在大陸的事業轉虧為盈。當時,相較於震旦集團在台灣受到通信業務大幅衰退拖累、連續二季宣布調降營收與獲利,陳永泰跟兩個兒子在大陸打拚的成果,已凌駕在台灣的事業。之後,陳永泰有一半的工作時間都留大陸,一旦他把通訊事業獨立或拍賣,整個集團重心移轉到大陸將可預見。
陳永泰愛蒐集骨董,更是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。(鄧惠恩攝)
陳永泰重出江湖接董座
民國五十二年,陳永泰創辦震旦行,從打卡鐘生意起家,至今四十二個年頭之間,震旦行出現過多次危機,陳永泰一度將董事長與經營棒子讓給專業經理人。如今重掌震旦行兵符,對這間一手創建的公司,陳永泰有太多情感與依戀。 只要人在台灣,陳永泰每天早上不到八點就進辦公室,即使已高齡七十,一點也不覺得辛苦。精神抖擻、聲如洪鐘的他,雖然歲月已在臉上留下無情的痕跡,仍堅持站在第一線,帶著震旦行向前邁進。 這樣的精神,要從陳永泰小時的環境談起。陳永泰出生富商之家,父親在迪化街經營木材和茶葉生意,某次家族所屬貨船在從台灣到日本的途中被美軍擊沉,家族財富一瞬間化為烏有,讓當時只有十歲的陳永泰嘗到家道中落的滋味。 家庭變故,讓陳永泰從小學開始就要自力更生。就學時,陳永泰在台北市戲院旁擺起攤販,半工半讀地靠著自己的力量念到大學,也養成他不輕言放棄的個性。
雖然震旦觸角伸及大陸,但仍有不少危機存在。(鄧惠恩攝)
摔了兩跤
創辦震旦行之後,陳永泰走了十年的好運,不但靠打卡鐘事業在全球打響知名度,更開始擴張通路據點。但民國六十三年,因為太過樂觀投資失利,震旦行最後轉型建立責任中心制度才度過危機。 陳永泰回憶:「那是震旦第一次大危機,也是最大的危機。」他試圖找出問題癥結,把不符效益的通路據點砍掉,同時也結束兩個事業體,甚至進行公司創設以來首次減資瘦身,把虧損單位砍掉,建立責任中心制度度過危機。 公司穩定後,他把董事長位子和經營棒子交給專業經理人,自己帶著兩個小孩到大陸發展,國內的業務全授權給經營團隊。只可惜部分專業經理人又犯了同樣的錯誤,不但快速擴大通訊事業,甚至發行海外可轉債、動用子公司資金護盤,又讓震旦行狠狠摔了一跤。陳永泰重出江湖,再接回董事長的大位。 「我不喜歡外界重提這檔事,因為並不如外界所說,重掌兵符是為了挺身救火。」陳永泰認為,企業經營都會有起伏,但一定要務實地重新站起來,才能再創高峰;而且不能有守成心態,一定要了解企業存活的每一天,都要有創業時的戰戰兢兢。 為了再次被市場所接受,陳永泰一改過去神秘又保守的形象,與業界、媒體接觸。縱使個人已擁有百億元身價,他依舊以「弟弟妹妹」來稱呼震旦行的同仁,甚至在股東會上以低姿態向股東鞠躬道歉。比起許多電子大亨,陳永泰的謙虛多了點,霸氣少了些。 除了熱愛的骨董蒐集,震旦行可說是陳永泰的第二生命。只是要將重心完全移至大陸,還是保留震旦通訊不出售,現在的震旦行正在轉型的十字路口上,業界都在等著看。 本文章由「時報周刊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時報周刊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